http://www.bibozi.com

粤港澳大湾区科创青年来“超人团”寻求创业经

  在这普通话、粤语、英语的交替声中,并不是一场招聘会,而是创科香港基金会、红杉资本中国主办,广州天河区港澳青年之家、南方都市报协办的“X-PLAN创科超人团2019”中的创业者交流环节。8月16日至8月18日,60名来自粤港澳三地的青年创业者齐聚广州,畅谈早期科技创业和大湾区建设。

  “第一天开课后,我就听到学员说,在这里他们感觉不再像之前创业时那样孤独,因为找到了可能的伙伴和同路人。X-PLAN给粤港澳三地的学员们搭建在一起学习、交流、合作的机会,他们从两个行业领域中来,都有独特的创业方向,也有一定的市场局限性,但聚在一起会发生化学反应,在学员眼里就是新的机会,这些机会可能包含着他们自己的技术上下游,以及产品市场的合作可能性。”在和南都记者谈起大湾区青年创业者时,创科香港基金会总干事慕林杉表情中的欣喜抑制不住。

  2016年,红杉资本成立了创科香港基金会。当时,内地双创如火如荼,但是,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大都市和国际金融中心,科创在香港还鲜有人关注。

  红杉资本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的早期科技创业企业,通过成立基金会,作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载体。基金会把“X”作为平台的代表字母,因为“X”代表着未来、无限和想象力,也代表着交叉跨界,这是当下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发展中跨学科、跨专业、需求导向式创新中特别重要的一个特征。

  香港不仅具有国际视野、资讯发达、法律金融服务业完备等优势,还拥有多所世界知名高校,在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具备国际领先的研发优势。因此,创科香港基金会希望结合香港的资源禀赋优势和香港创科人才的特点,支持香港青年人才发展。

  2018年,X-PLAN创科超人团首次举办。今年,适逢《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发布,很多港澳创业者表现出到内地发展的浓厚兴趣。

  在大湾区,香港拥有国际领先的研发能力,而内地的深圳、东莞等城市,则拥有突出的科技转化能力。因此,推动湾区不同城市的创科合作,成为X-PLAN的重要目标。创科香港基金会希望粤港澳的早期科创人才和科创企业,能够通过这次活动学习创业知识,沟通交流资源,成为青年榜样。

  “红杉作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我们深知创业之难,所以我们始终要求自己做雪中送炭的人。”创科香港基金会主席沈南鹏在今年7月正式印刷出版的《闯闯大湾区2019——香港创业者的第一本湾区攻略》的序言中如是说。

  因为内地不同的制度、文化差异,给港澳创业者进入内地增加了不少困难。为此,《闯闯大湾区》特别通过一份对香港创业者的问卷调查,收集了50个创客最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解答。书中详细介绍了成功创业者经验、大湾区城市介绍、公司的创办、营运(包含财税、法律、知识产权等方面)、融资、生活等各个方面的经验。港澳青年创业者想要了解的湾区区情、创业须知都在书中被“一网打尽”。

  货拉拉、大疆、商汤,这些企业都是从香港走出来,在内地成长为参天大树。为早期创业者提供帮助,是红杉的初心,也是国家、大湾区、创业者的期盼。

  这次培训活动中,创科香港基金会邀请了包括知名投资人、IAB行业业内专家、知名设计师等众多创业圈的大咖。这些专业人士们除了给学员们上课以外,还有1对1的见面辅导环节。在1对1中,导师们会系统性地为学员们的项目提供诊断。

  在几天的相处中,导师们对学员们最大的感受就是“粘人”。“我看到我们的学员在这几天学习中一直处于一个如饥似渴的状态,而这样的状态也极大地激发了我们的导师。学员们的热情让我们的导师不仅投入,而且也去思考学员们的项目对导师自己是否也是启发或机遇。”慕林杉告诉南都记者。

  亿嘉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许春山是国内知名的智能机器人专家,在本次培训活动中受邀成为AI创业导师。许春山把目前的智能机器人按照应用分为了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而这次参与培训的学员中,有不少团队的主力产品正是智能机器人。比如深圳纳瓦科技团队由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团队的水下机器人竞赛的资深队员创办,他们的水下机器人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深圳微埃智能科技的团队则在开发运用人工智能的技能焊接机器人,弥补了制造业急缺的技术焊工需求。

  除了在工业领域发光发热,许春山也非常看重医疗机器人的发展。医疗机器人作为人工智能与生物医药两个行业的交叉领域,是高新技术的交会处,对科技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意义重大。“比如我们的脑科手术,就是一个天然智能空间。在大脑这样的精细区域,用机器人辅助手术定位对治疗各种脑部疾病有着重要作用。”许春山在课上说,“2021年,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超过200亿美元。其中手术机器人、康复机器人、仿生假肢机器人等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在本次的学员项目中,也有不少在人工智能、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领域交叉融合的项目。比如深圳市阿瑟医疗机器人有限公司研发的自然孔道机器人,专攻人体孔道微创手术,能够帮助医生提高手术效率和质量,降低手术难度和副反应,减少患者的身体创伤。

  除了与专家交流专业技术,青年创业者们在团队建设、融资方面的问题也频频向专家提问。面对创业者们的热情,许春山也受到了感染,分享了自己在创业时遇到的困难以及坚持技术创新、等待机会到来的故事,并鼓励在AI领域的青年创业者,要有“专注成就细节,极致创造价值”的工匠精神,把产品做到极致。

  在专家授课、专家对话的形式以外,本次培训活动还特意设计了小组讨论展示环节,让创业者们在导师和其他学员面前进行产品展示。在展示PK环节中,导师和其他学员将以用户的视角对产品进行分析。展示现场,创业者们纷纷展示出了极强的专业素质和丰富的知识储备。每一位上台展示的创业者都受到了导师和其他学员们的“轮番轰炸”,点评语句精准又犀利。

  但在不乏火药味的展示环节后,上台展示的创业者却纷纷向南都记者表达了喜悦之情。“现在被大家拿出来PK找出问题,总比以后面对投资人时被挑出毛病好。”一位创业者告诉南都记者,“很多人都会把自己的项目当孩子、当宝贝,这样的偏心有可能让自己忽视了项目的缺点。这时候引入其他人的视角,就能看到很多自己平常忽视了的问题。找出问题后导师再为我们总结、想办法,感觉自己的创业思路就更清晰了。”

  每当问到这批港澳创业者们对广州的第一印象,“大”这个字往往是第一个进入耳中的。广州的“大”,除了城市的面积“大”、人口的规模“大”,在创业者眼中更重要的,是资源的数量“大”、成功的机会“大”。“有一天我自己走路(从培训基地)回酒店,短短10分钟的路程,我就看到又有另一家创业孵化器。”来自香港的创业者谢文蔚告诉南都记者,“广州真的蛮支持创业的。”

  在几天的交流中,还让谢文蔚感慨的是内地创业者的眼界。“他们真的很关注社会。”谢文蔚表示,“我们里索科技做的是一款协助听障人士的App,我在和内地同学聊自己的项目时,发现他们也对社会效益很关注,也很愿意帮助我们的创业团队,帮助听障人士,主动地把自己的创业经验分享给我,让我学到了很多。”

  有同样感受的还有来自香港Bones Technology Limited的马驰。“亲切”是他对广州的最深刻感受。粤港澳三地方言相同文化相近,但除此以外,更让马驰感到亲切的是创业者们在创业过程中的经历、思考、想法的相近。

  在本次培训活动中有个环节,每位创业者都在一张人形的纸板上写上自己的姓名、项目名、个人介绍和项目介绍以及联系方式。写好后大家的纸板被摆在一起,一旦有人觉得这位创业者的项目有合作的潜力,就用贴纸把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贴在纸人的身上。马驰的纸人脚上现在就有3张贴纸。创科香港基金会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展示的纸人上,基本上都有1~3张左右的贴纸,每一张贴纸,都是一个潜在的合作机会。

  通过这样公开交流的方式,马驰发现一位内地创业者与他一样都很关注老年人骨折的问题。目前,他们已经确定了将对项目的发展进行合作。

  来自新加坡,长居香港,近年来一直往广深跑的高平在年龄上是学员里的“大哥”。他的嵌入耳机中的心率监测半导体是本次活动中少有的已完成A轮融资的项目。在高平看来,大湾区巨大的市场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多的落地机会。对于创业项目而言,更多的落地机会,就意味着你有更多实践的机会。“以前我们只在香港一地,一来市场没有内地这么大,二来落地成本相对较高。这意味着你的犯错空间很小,而且试错成本高了后,你做决策就会更谨慎,有的时候就可能错失机会。”高平告诉南都记者,“我们的项目拓展到整个大湾区后,发现落地机会多了很多,我们做事的余地更大了。”

  金创克(澳门)有限公司的张哲也是一位经常往内地跑的创客。在他看来,内地创客们在项目的推进速度上很快,“很多时候我们还在构想一个产品的时候,内地的同学们都已经开始生产了”。在交流中,张哲也感受到了创业的紧迫感,他已经计划定居在珠海,这样能同时兼顾澳门的公司和内地的市场。

  广州伴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乌兰学员来自一个由纯华南理工大学学生组建的创业团队。“除了创始人已经毕业,其他创业者都是华工的在校生,大本营就在华工在南沙的科创中心。”乌兰介绍道,“我们来自食品科学、化工工程、企业管理等多个专业,团队专业背景很多元”。

  “本来我们计划生产的是护肤品,并通过微商渠道销售。”但乌兰很快发现,这个行业门槛比较低,无法进行品牌建设,体现团队的技术优势。很快,他们的团队决定进入唇部化妆品领域,并发挥团队在食品技术的优势,研发食品级口红。

  “我们的产品100%使用食品级原料,是全球首款可以食用的口红,目前已经有了5个色号。”乌兰告诉南都记者,“化妆品这类产品非常依赖销售渠道和品牌效应,而这次活动中,通过与其他学员,尤其是港澳学员的交流,我学到了很多在营销方面的知识,他们和我交流了很多资源和渠道。我觉得这对我们项目把技术优势转化为品牌优势很有帮助。”

  来自深圳元心科技的林文娇也是一位“理科女”,在这几天的培训中,她发现有些港澳学员的项目和她的公司有对接的机会。“我本人是技术研发出身的。在活动中,我认识了一个香港的朋友,我们在我的公司前段项目上有合作的机会,”林文娇告诉南都记者。

  来自广东北极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李泽凯则表示,融资的到位对初创公司把握时间节点、建立数据优势具有关键意义。李泽凯的项目是一款自动分类的垃圾箱。这款垃圾箱通过人工智能视觉检测垃圾并自动进行分类,用户只需把垃圾丢进去,人工智能会自行分类存放。“我们的垃圾箱不仅可以帮助用户节省时间精力,还能把垃圾进行前端分类回收、末端资源化集中处理,运用了物联网+智能回收+资源化利用的新模式。”

  近日,广州市公布了生活垃圾分类三年行动计划。李泽凯的团队也在广州大学城先期部署了40余个智能垃圾箱。“我们大湾区的机械制造水平非常高,我们的项目已经没有太多技术上的问题,最大的困难是无法铺开垃圾箱,进行初步的数据积累。”李泽凯表示,“我的合伙人也是一位香港人,为我们提供了2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李泽凯告诉南都记者,“我们对大湾区很有信心。”

  活动结束后,南都记者翻看了多位创业者的朋友圈,几乎每位创业者的配图,都有一张学员导师们的大合影。无论是刚刚进入科创圈的萌新,还是已经有丰富经验的老江湖,都有自己的全新感悟。

  作为学生创业者的乌兰,她在这次3天活动中第一次感受到了“打鸡血”的感觉。她感到收获最多的,是在创业理论知识的系统性弥补,这对刚刚起步的创业者帮助颇多。

  而创业经验丰富的高平,学习到最深刻的还是价值观。他总结到,创业的核心价值之上是“用户观”,产品是以用户视角的“this makes me great”,而不是创业者视角的“this product is great”。把用户放在第一位,是创业者应该具有的价值取向。

  在许多人的传统观念中,青年创业还是被当成了“过家家”。奶茶店、便利店、手工作坊等仿佛是低成本青年创业的主流。然而,在目前的大湾区青年创业中,“掌握核心科技”却成了主旋律。

  湾区青创,首先体现在创业者自身的素质高。翻看X-PLAN的学员手册,这些学员普遍都毕业于海内外名校,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占了绝大多数。很多学员还顶着诸如大湾区城市储备人才、政协委员等等头衔。

  其次,创业者的专业能力强悍。大湾区的青年创业者们很多本身就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这些专业的硕博,而他们的创业项目则来自于在校期间的论文或者毕业设计。这批青年创业者,很多都是一直在保持着对学界和业界一线知识的接触。“高技术含量”成为他们项目的共同标志,很多技术甚至超过了业内一流大企业。由技术傍身的创业,不仅可以吸引投资人关注,建立起核心竞争力的“护城河”,也契合了粤港澳大湾区走高质量发展道路,鼓励发展IAB产业的主题。

  最后,这些创业者们散发着强烈的个人魅力。虽然到场的很多创业者都是所谓的“理工男”,但是他们的身上却充满着热情和进取心。在面对专家、导师和投资人的时候,这些创业者并没有露怯,反而是会主动地与他们交流沟通,不讳言自己遇到的困难。创业不仅是技术的变现,一个稳定牢固的团队也不可或缺,这就要求创业者们除了“智商高”,也要“情商高”。这一批的青年创业者,无一不体现出这“双高”的素质。

  大湾区鼓励青年创业,尤其是鼓励港澳青年来内地创业,不仅能够发挥青年们在知识技术上的优势,促进大湾区高质量发展,也能够促进粤港澳三地青年的交流,让大家去互相了解对方,互帮互助,同进互补。在这几天的培训中,很多学员都感觉区分三地青年的不再是地域,而是自己想要进入的行业。自己的身份标签不是内地人、香港人、澳门人,而是AI创业者、生物医药创业者等。

  青年创业者,是即将萌发为参天大树的种子。大湾区这个大“苗圃”,汇聚了国内最优惠的政策、最先进的技术、最充沛的氛围,助力青年创业者走向成功。粤港澳大湾区科创青年来“超人团”寻求创业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