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ibozi.com

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过去18年间社

  原标题: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过去18年间,社保基金年化回报率8.4%

  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京召开,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演讲。王忠民表示,过去18年间,社保基金的年化回报率8.4%,市场上一定还有一些专业垂直的机构比我做得好。如果你还没想到选其它更好的或者你还想轻松的选择的话,就委托社保基金去管理就可以拿到年化8.4%的回报。

  本场是财富管理,跟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的一个财富管理问题是个人帐户。所以我选择了个人账户与金融供给侧改革作为题目。供给侧改革无非是如何能够改善对每一个人的财富提供最优的金融服务,让它配置最佳、回报率最高。

  现在您的个人帐户有多少,回报率怎么样呢?如果我们去核算一下,每一个人的个人帐户过去在工资总额8%的基础之上,每年累计到社保当中加以运用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一部分今天存量已经达到了5万亿的规模。但是,我们在每一个个体人的身上请问您个人帐户当中的数额到底是多少?你这个帐户积累了多大的规模?这一笔积累的财富对你来说年化的回报率和迄今为止给您总量的回报是多少呢?相信在座的大家心里能够拿出一本清晰的帐目的人很少,这是因为我们把这一部分叫做个人帐户的占工资总额8%的、持续到从你工作到你退休的这笔钱,我们在社会运营过程之中出现了一个金融敞口管理的调整,这个调整叫“统帐合一”:社会统筹帐户占工资总额的20%,个人帐户占8%。但是,我们在用的时候,我们把个人帐户和社会统筹帐户一起拿来,用在现在退的人。

  如果您的个人帐户被现在用了的话,用掉的是从您那借去的,还是从您那拿走的?借了的话是按什么利率水平借去的?您应该也是模糊的,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用统帐结合把一个本来属于第三支柱的个人帐户,拿到了社会统筹帐户现在的统一支配的逻辑。

  今天再看这部分的钱,如果说现在全社会因为劳动的红利,社会统筹帐户和个人帐户统一的结余是6万亿的规模,我们会认定6万亿当中有5万亿是个人帐户的结余。如果结余在统一的帐户里,我们要问它的年化回报率是多少,目前年化回报率2%。我们现在要做一项调整,这笔财富能不能够发挥更好的一种管理办法和更好的金融侧的供给的连接,使它发挥更大的作用。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过去18年间社保基金年化回报率84%

  我们先做这样的一个调整:把这一部分的帐户的个人帐户回到不会再统帐结合,而是完全归到你的帐户中去,不仅存量现在有5万亿,每年的流量也1万亿,这样的帐户如果放到你的帐户,你就想办法去管理,想办法投资,想办法投更好的资。这个时候你一定在市场当中找最好的受托人,如果这个受托人尽了责任帮你管的好话,你愿意跟他分享一些提供地管理费用,甚至分成。

  市场当中有很多的机构从过去几十年经营过程中,无论是做债券的投资还是权益的投资,无论是做一级市场投资还是二级市场的投资,年化回报率稳定的你就会选择这样的投资机构,也有人说我自己有这样的投资能力我去做也可以,但是个人投资者相比较机构投资者还是差一点。这个时候,我要为我的社保基金做一个广告:过去18年间,年化回报率8.4%,市场上一定还有一些专业垂直的机构比我做得好。好了,如果你还没想到选其它更好的或者你还想轻松的选择的话,就委托社保基金去管理就可以拿到年化8.4%的回报。

  这笔钱,金融端口开始发生哪些重大的变化?首先把这笔个人帐户的钱,现在社会保障费改成税。今天企业承担的费率就会下降8%,改成税了以后,政府只出一个政策,这笔钱,个人帐户的钱,全社会对进入个人帐户的钱免税,我们就可以向全社会承诺我们免税了多少。免税了以后,你在市场当中选择最优秀的机构去投资,可以拿到(更高的)年化(收益率)。投资回报当中再实行一项金融供给侧的改革,这就是延税。当年挣的钱不收税,滚动到本金当中去,这个时候,每生命周期的钱和每年挣的钱因为免税而长期投资,因为延税而把复利的结果全部算到你的头上,当你退休的时候这个就多。如果还想刺激这一部分,谁管的好就可以给谁,也免税。比如说基金公司、社保基金或者是其它的(机构),这部分免税的时候,我们提供免税的服务就会相对的优秀,就会好一些。

  这样做以后,我们会看到5万亿的存量和1万亿的流量就会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当中资本金的形成,注意是资本而不是货币,资本金的形成会推动全社会长期资本在市场当中的投资和发展,每个人基于资本的免税之后帐户当中的延税当中的总回报率会增强,社会有长期的资本不仅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当中可以有效的资本支持,而且还可以有长期的生命周期下的支持。

  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发生变化以后,另一个东西就出来了:现在的结余的6万亿,如果现在把5万亿划走以后,给现在退休人的支用就没有那么多的储备,也没有那么多的当年的流量供给了,当年收的不够当年怎么支付的怎么办?我们财富管理中的另一个主题就出来了,所有的财富管理如果要补过去的窟窿形成的时候不应该用流量当中的个人权利的金融权利和社会帐户权利和市场性配置的金融权利,而应该用什么样的资产的包去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过去长期积累的国有资产把他从现在存量的队列当中全部剥离出一个百分比给一家或者是多家的受托结构。注意,我们今天正在做国有子的受托经营的体制变化。当这样的一些机构把原来的国有资产剥离,用受托经营管理办法提高效率的时候,存量资产当中带来的效率的部分用来补充这样的基金。当然基金当中也可以用存量资产直接的拨为社会保障资产的结构部分,而用它当年的流量用在当年的支付流量的满足,现金流的补充当中去。

  即使剥离出去的五万亿回到个人帐户这个当中还可以有10万亿、20万亿,甚至30万亿的国有资产的存量拨进来,而当年的经营收益的流量可以满足当年的支用。两全其美的是在两个财富的社会积累的过程之中,让原来的个人帐户回归第三支柱的本能,回归市场性投资,而你可以对自己的未来通过这一部分的投资选择去自担责任地推动市场经营的资本形成和社会进步。

  当然,我们又会回过头把全部的国有资产用一个相当的比例划拨出来以后,满足原来存量问题和结构问题的变化。用新的结构改革解决存量当中的结构病灶,这样的话,社会就处在不断的用新机制改变旧机制,用新流量推动市场化的改革,市场化的资产管理、市场化的社会资源配置和市场化的有效回报来满足中国社会的存量问题的解决和流量问题的新布局。

  如果这两方面可以解决两大社会资产包,一个资产包6万亿,一个资产包100万亿的角度,我们用只是结构性的调整,没有花更多的钱,只是结构性体制性的变化就可以让财富的效应既记载到每个人的头上,又让市场化选择流到最有效的地方,还让你的回报得到了有效的保障,你每一天都可以笑起来,面对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你可以高高兴兴发挥出每一天的市场选择的行为,实现你对未来的期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